Skip to content

天地間廣結善緣

天地間廣結善緣

「唵,室哩哆,室哩哆,軍吒利,薩嚩訶」

──這個咒,師父說只要一天念三百遍,就不會生病。

◎衛了道 文
摘自《萬佛城金剛菩提海》
月刊 第516期

得在七八年前,膝蓋曾經非常酸痛,上下樓梯都痛。上樓梯固然痛,下樓梯更加痛,真的很難過!

那時我正準備製作一些錄影資料,要去拜訪一位長者。我找到他的時候,他正在一間素菜館請人吃晚飯。當時時間還蠻早的,所以天色很亮。他聽到我的來意,就招呼我坐下來一塊吃。

那天不是六齋日,所以我也就坐下來一塊用餐。後來看天色慢慢黑了,我就不敢再吃了,只喝清湯。我那時候是有一個這樣的念頭:因為天黑了,餓鬼都出來了,但是他們不能夠吃到東西,看我們吃,他們會很難過。因為他們沒有辦法吃,所以我也不吃,以免他們難過。我就起了這樣一個念頭。

不曉得為什麼,當時膝蓋就覺得有一陣冷風吹過。那種冷風就好像是受幽冥戒的時候,我們常常會感覺到的那種陰寒的風。那種風吹著我的膝蓋,我當時也不曉得是怎麼回事,所以也沒有想太多。結果很奇怪,第二天早上醒來後,上樓下樓忽然發覺膝蓋不疼了。原來那種很痛的痛感,完全消失了,膝蓋就這樣好了,一直到現在。

人們膝蓋痛,有的還要動手術,換膝關節什麼的,非常麻煩,但是我就這樣好了。所以那時候就發覺,做人不僅要與人為善,也要與鬼為善。為什麼這樣講呢?因為現在天災人禍很多,在空間有許多我們看不見的眾生,到處都是。我們若跟他們廣結善緣,對他們也好,對我們也好:冥陽兩利,大家都好。

我那一次才發現,原來不吃晚飯還有這個好處,可以跟鬼結善緣。當然不是每一個人都能夠不吃晚飯,尤其很多在家人,平常在外面,到晚上不吃飯是很難過的。所以,不吃晚飯雖然是跟鬼結善緣的好方式之一,但是還有很多其它的方式。比方說,像念佛、拜佛都是與鬼為善的好方法。

我們的師父宣公上人生前講過:「我們好好念佛,誠心念佛的話,那麼來往的這些鬼魂亡靈他們聽到了,都可以往生了,這也是一種放生。」所以放生,除了花錢去買那些會被殺的動物,讓它們能夠重獲自由之外,我們好好念佛也是一種放生。

除了好好念佛之外,我想我們拜〈萬佛懺〉,同樣也是一種放生。拜萬佛除了佛經上講的那些功德之外,還有一個大家可能沒想到,但是師父生前提到過的,就是放生的功德。因為很多我們沒有看到的眾生,在我們誠心禮拜的時候,他們聽到這佛名,也許就往生到這佛土去了。十方諸佛這麼多的佛淨土,他們有機會去往生,拜佛的人也得到了放生的功德。

上人在世的時候對我們的教化很多,也非常嚴格。我記得一則真實的故事,是萬佛聖城裡的一位居士親口告訴我的。她說,她那時候在廚房幫忙,有一次有位外頭來的居士問她:「廚房缺什麼,我去買。」

這位居士這麼發心,很好啊!所以告訴我這件事情的這位在廚房忙的居士就說:「我們沒有豆腐了。今天沒豆腐了!」這位外頭來的居士就說:「OK,那我去買。」結果,師父上人不曉得怎麼就知道這件事了,就訶責在廚房幫忙的這位居士說:「你是不是要餓死了,連沒有豆腐了都要告訴人家!」

我聽到這件事情時,心裡就想,「哇!真是太嚴格了!」因為人家發心願意來供養,對我來講好像也沒有什麼不對;可是以師父的標準來講,這就是一種攀緣。所以師父的標準是很嚴格的。

師父住世的時候,我其實是蠻怕的,因為他說起人來也很凶。可是師父走了以後,尤其是現在天災人禍這麼多,我就真的很懷念師父了!因為師父在的時候,曾經發過這樣的願,只要他在哪個地方,哪個地方就不會有災難。

所以,災難很嚴重的時候,我常常想,如果是師父在那個地方的話,那個災難就可以化解掉了,就不會造成這麼多、這麼慘重的傷亡。不要說大的災難,就是小病,師父也教了我們一些方法。

像現在很多人感冒,我是前一段時間才聽一位師父的老弟子講的,說師父住世的時候曾經教過一個咒,短短的。怎麼念呢?我相信這裡很多人都知道,就是「唵,室哩哆,室哩哆,軍吒利,薩嚩訶」。這個咒,師父說只要一天念三百遍,就不會生病。而且,師父還說念久了,日久功深,還可以幫人家治病的。

這次參加〈萬佛寶懺〉,有這麼多人感冒,我看了就想,「糟糕!這感冒起來很難過!」所以,每天我走到佛殿,到齋堂,這樣走來走去的時候,就趕緊念這個咒;這樣念來念去,相信也有三百遍了。

因為很專心在佛前念三百遍的話,大概十幾分鐘也就念完了,因為這個咒很短。所以每天這樣在萬佛聖城走來走去這時間,絕對是不止十幾分鐘的,一定是可以念完三百遍的。我也很幸運,到現在還沒有感冒,所以趕快跟大家分享一下這個很好的,短短的咒:「唵,室哩哆,室哩哆,軍吒利,薩嚩訶」。

當然有人也會問,師父既然會這個咒,為什麼自己還生病呢?師父講過他不會為自己做任何一絲一毫的事,他都是幫別人的。

當年,記得我的父親在我們搬進來萬佛聖城之後,因為不太放心,所以特地從台灣飛來美國看我們。那個時候他的腳已經不太能夠走路了,可是他還是硬撐著,一定要走。

他來到這裡後,看到我們一見到師父就叩頭禮拜,他心裡蠻不是滋味的;因為這一生我跟爸爸就只叩過一次頭,就是我結婚的那天。因為要離家,按照習俗要跟父母叩頭;就是那麼一次,以後也沒有再當面拜過我父親,沒有當他的面拜他。可是我們一見到師父就猛叩頭,所以我爸爸可能心裡覺得不是滋味。

後來,師父就讓我爸爸去師父住的地方見師父。師父每講一句話,我爸爸就會說:「不是這麼說,不是這麼說」;反正凡是師父講的話,我爸爸就說:「不是這麼說」,一定要反對到底就是了。

可是,我爸爸離開萬佛聖城回到台灣以後,他在電話里告訴我:「好奇怪,我這次到美國也沒吃藥、也沒開刀,怎麼我的腿都好了!」我心裡明白就是師父幫助我父親,把我父親的業擔過去了,但我父親當然也不相信這些。

光是我父親這個親身經歷,就可以知道宣公上人幫眾生擔了多少業,這只是其中一個小小的例子而已。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

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。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